拉萨信息网
日期归档
科技前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65岁残疾大叔一生娶过两个媳妇,如今独居靠崖院,看他活成啥样子

  2019 黄河乡土

  

  在豫西拍摄地坑院期间,跑了好多家都大门紧锁,在路上遇到这位腿脚不便的大叔,问起大叔地坑院里咋都没人啊!大叔笑着说现在的地坑院里大多都居住者一些老年人,由于现在是农忙季节,地坑院里的住户大多都去地里劳作了,我这不是转了一大圈,也没找到个说话的人,当大叔知道我们要拍摄地坑院窑洞的时候,热情的说,我家住的就是窑洞,不过是靠崖(豫西念lai)院。你们要是愿意可以去我家拍摄,只是住在沟边比较偏远。

  

  我们随着大叔找了条小路前往他家,在路上聊天得知大叔姓朱,今年65岁,天生残疾,一儿一女2个孩子现在都在市里打工,女儿还没嫁人,小儿子前段时间天才结婚,不过是在市里租的房子,在市里办的婚事没在家里操办。

  

  大叔的院子处于村子的最边缘了,门前就是一条大沟,当年正是由于这条大沟,出土方便,上一辈人才依地势在这里建了这座靠崖院。院墙还是很多年前用黄土版筑起来的土墙,在墙角处开一圆拱门洞就成了进出院子的大门。

  

  这里现在除了大叔一个人居住,其他的老邻居都放弃了靠崖院搬走了。大门上春节贴的门神还依旧鲜艳,大叔开启大门,大门正对面院子里有一棵不大的核桃树,右手的崖面由于下雨坍塌了一批下来,大叔说还没顾上收拾。

  

  进到院子里,院子很大,这是一座没有经过任何装饰的原汁原味的靠崖院,院子中间支起了一个石头磨扇,大叔虽然身体残疾一个人居住在这里,倒也打扫的非常干净,院子里也鲜有杂草,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

  

  大叔住的窑洞是正面三孔窑洞中的中间窑洞,还是几十年前修好以后的样子,由于时间久远,窑洞里的曾经粉刷的泥皮早已脱落,早期常年累月的烟熏火燎,窑洞已经被烟火熏成了黑色。家里除了常用的生活用品很那在找到一件像样的家居,除了摆在桌子上的,电视机和电磁炉,再也看不到家用电器,但是家里的案板桌子都擦拭的非常干净。

  

  大叔的窑洞窗户被他封了起来,问起原因说是,冬天跑风,索性就用木板给钉死了,这些年自己也习惯了。我们在墙上看精准扶贫到户主的名字是一个姓朱的女性名字,大叔说自己行动不便,很多事情自己也没法操办,女儿成年后自己,就把户主改成女儿了。

  

  说起老伴的情况,我们才知道大叔曾经娶了2次媳妇,30多岁时候父母给张罗着娶了一个媳妇也曾经生育了一个孩子,但是夭折了,后来在40岁时候才娶了第二个媳妇,媳妇身体不好,结过婚就抱养了现在的女儿,结婚一年后生了现在的儿子,2个孩子只差一岁,在女儿8岁的时候老伴因病去世,算起来也17年了。

  

  窑洞里有点黑,我们和大叔来到了院子里,大叔坐在院子里的磨扇上说起儿女的事,大叔说自己身体残疾,一辈子也没啥本事。多亏父母亲人的帮衬才把两个孩子抚养大,好在如今2个孩子都已成年,外出打工,自己现在也没啥压力了。

  

  说起儿子的婚事,大叔说自己这些年省吃俭用攒了几千块钱,孩子结婚前,卖了家里的2000多斤粮食,给孩子凑了9000元钱,虽然不多,但是自己已经尽最大努力了。其他事情都是他姐弟两个和亲家张罗的,自己没帮上啥忙。

  

  说起以后的生活,老人说你听我说:娃们虽然结婚了生活在市里,但是自己年龄大了,上楼吃饭都不方便,所以自己早都想好了,虽然自己残疾但是身体没其他毛病,只要自己能够自理,就在这里养老,孩子们也不容易,咱帮不上忙也不给孩子们添负担,等啥时候爬不动了再说。

  

  大叔说孩子们住的地方和自己不远,骑车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平时她们都会把生活用品给送回来,自己会做饭,还有几亩地种,一个人生活没一点问题。

  

  天色不早,我们告别了大叔,大叔虽然残疾,但是自己一辈子勤快干净,靠着自己的勤劳和亲人么得帮衬养育大了一双子女,如今儿子结婚成家是对老人最大的安慰,大叔说了以有了孙子孙女自己肯定帮不上啥忙,所以自己一个人在家要把自己的身体搞好就是帮儿女们最大的忙了。你们有什么祝福的话要对大叔说,欢迎评论区留言!!!【喜欢看更多百姓图片故事请关注黄土塬影像】

  

  在豫西拍摄地坑院期间,跑了好多家都大门紧锁,在路上遇到这位腿脚不便的大叔,问起大叔地坑院里咋都没人啊!大叔笑着说现在的地坑院里大多都居住者一些老年人,由于现在是农忙季节,地坑院里的住户大多都去地里劳作了,我这不是转了一大圈,也没找到个说话的人,当大叔知道我们要拍摄地坑院窑洞的时候,热情的说,我家住的就是窑洞,不过是靠崖(豫西念lai)院。你们要是愿意可以去我家拍摄,只是住在沟边比较偏远。

  

  我们随着大叔找了条小路前往他家,在路上聊天得知大叔姓朱,今年65岁,天生残疾,一儿一女2个孩子现在都在市里打工,女儿还没嫁人,小儿子前段时间天才结婚,不过是在市里租的房子,在市里办的婚事没在家里操办。

  

  大叔的院子处于村子的最边缘了,门前就是一条大沟,当年正是由于这条大沟,出土方便,上一辈人才依地势在这里建了这座靠崖院。院墙还是很多年前用黄土版筑起来的土墙,在墙角处开一圆拱门洞就成了进出院子的大门。

  

  这里现在除了大叔一个人居住,其他的老邻居都放弃了靠崖院搬走了。大门上春节贴的门神还依旧鲜艳,大叔开启大门,大门正对面院子里有一棵不大的核桃树,右手的崖面由于下雨坍塌了一批下来,大叔说还没顾上收拾。

  

  进到院子里,院子很大,这是一座没有经过任何装饰的原汁原味的靠崖院,院子中间支起了一个石头磨扇,大叔虽然身体残疾一个人居住在这里,倒也打扫的非常干净,院子里也鲜有杂草,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

  

  大叔住的窑洞是正面三孔窑洞中的中间窑洞,还是几十年前修好以后的样子,由于时间久远,窑洞里的曾经粉刷的泥皮早已脱落,早期常年累月的烟熏火燎,窑洞已经被烟火熏成了黑色。家里除了常用的生活用品很那在找到一件像样的家居,除了摆在桌子上的,电视机和电磁炉,再也看不到家用电器,但是家里的案板桌子都擦拭的非常干净。

  

  大叔的窑洞窗户被他封了起来,问起原因说是,冬天跑风,索性就用木板给钉死了,这些年自己也习惯了。我们在墙上看精准扶贫到户主的名字是一个姓朱的女性名字,大叔说自己行动不便,很多事情自己也没法操办,女儿成年后自己,就把户主改成女儿了。

  

  说起老伴的情况,我们才知道大叔曾经娶了2次媳妇,30多岁时候父母给张罗着娶了一个媳妇也曾经生育了一个孩子,但是夭折了,后来在40岁时候才娶了第二个媳妇,媳妇身体不好,结过婚就抱养了现在的女儿,结婚一年后生了现在的儿子,2个孩子只差一岁,在女儿8岁的时候老伴因病去世,算起来也17年了。

  

  窑洞里有点黑,我们和大叔来到了院子里,大叔坐在院子里的磨扇上说起儿女的事,大叔说自己身体残疾,一辈子也没啥本事。多亏父母亲人的帮衬才把两个孩子抚养大,好在如今2个孩子都已成年,外出打工,自己现在也没啥压力了。

  

  说起儿子的婚事,大叔说自己这些年省吃俭用攒了几千块钱,孩子结婚前,卖了家里的2000多斤粮食,给孩子凑了9000元钱,虽然不多,但是自己已经尽最大努力了。其他事情都是他姐弟两个和亲家张罗的,自己没帮上啥忙。

  

  说起以后的生活,老人说你听我说:娃们虽然结婚了生活在市里,但是自己年龄大了,上楼吃饭都不方便,所以自己早都想好了,虽然自己残疾但是身体没其他毛病,只要自己能够自理,就在这里养老,孩子们也不容易,咱帮不上忙也不给孩子们添负担,等啥时候爬不动了再说。

  

  大叔说孩子们住的地方和自己不远,骑车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平时她们都会把生活用品给送回来,自己会做饭,还有几亩地种,一个人生活没一点问题。

  

  天色不早,我们告别了大叔,大叔虽然残疾,但是自己一辈子勤快干净,靠着自己的勤劳和亲人么得帮衬养育大了一双子女,如今儿子结婚成家是对老人最大的安慰,大叔说了以有了孙子孙女自己肯定帮不上啥忙,所以自己一个人在家要把自己的身体搞好就是帮儿女们最大的忙了。你们有什么祝福的话要对大叔说,欢迎评论区留言!!!【喜欢看更多百姓图片故事请关注黄土塬影像】

http://show.phefcm.cn



拉萨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hycxtech.cn 技术支持:拉萨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