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网
日期归档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宁德时代缺席“一揽子”方案,东方精工26亿追偿实属“太难了”

原标题:在宁德时代没有“一揽子”计划的情况下,东方精工要收回26亿元“太难了”。

来自Digai.com的消息称,东方精工和浦项制铁的前股东最近在“绩效薪酬纠纷”方面取得了新进展。

以20倍溢价收购普劳莱德,4年期近15亿元押注协议

起初,东方精工以近20倍的溢价从五名前股东手中收购了普鲁莱德。同时,东方精工与五家转让方签订了14.98亿元的4年期利润下注协议,扣除2016年至2019年的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亿元、3.25亿元、4.23亿元和5亿元。如果普劳莱德的业绩不达标,包括宁德时报和北汽福田在内的五名前股东需要对受让方方东方精工进行补偿。

绩效承诺期的前两年,受有利的新能源补贴政策和下游行业强劲需求的影响,普鲁莱德的经营状况稳步增强,东方精工的经营业绩也在蓬勃发展。然而,到2018年,Puulaid的运行条件直线下降。经东方精工聘请的会计师审计,普劳莱德在扣除非盈利后,2018年净亏损约2.17亿元。

东方精工强势收复26.45亿元。

东方精工认为,Puulaid扣除2016年至2018年非洲后的累计净利润约为3.77亿元,还没有达到赌博协议中承诺的9.98亿元。普劳莱德的原股东不同意东方精工提供的财务数据。双方在履行承诺上的分歧逐渐升级为争议和纠纷。

今年7月,东方精工向中国工商协会上海分会提出仲裁申请。根据《利润补偿协议》,浦项五名前股东需要对东方精工的业绩进行补偿,补偿金额约为26.45亿元。其中,北京大学应预付10.05亿元,宁德时代应支付6.08亿元,北汽工业应支付6.35亿元,北汽福田应支付2.64亿元,青海普仁应支付1.32亿元。

东方精工放弃2019年业绩承诺,宁德时代缺少“包”解决方案

然而,显而易见,作为业绩承诺方的五名原股东不会“顺从地提交”并支付高额报酬。

双方争议的焦点是2018年Puulaid原股东与Puulaid(原股东的关联方)之间的关联交易,以及Puulaid发生的大规模重大产品质量事故。所有这些都需要会计判断、确认和会计处理。此外,在每一个仲裁环节中,各方都可能提出异议、抗辩,甚至诉诸民事诉讼,导致仲裁案件旷日持久。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东方精工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毕竟,该公司2018年的财务报告已经成为既成事实。东方精工当年净亏损38.76亿元,同比下降近9倍。其中,Puulaid的利润损失导致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8.48亿元。此外,Puulaid 2019年的业绩承诺和前股东的业绩薪酬也难以实现。

10月,东方精工与四名前股东签署了《备忘录》和《保密及免责协议》,并提出了“一揽子”解决方案。其中最重要的是东方精工计划出售普鲁莱德的所有股份,四名原股东需要在交易中合作完成股份交付。在某些条件下,东方精工放弃了对普劳莱德的前股东的追回,因为他们没有达到2019年的业绩标准。

Puulaid的前股东、业绩承诺方之一宁德时报(Ningde Times)尚未签署《备忘录》加入“套餐”解决方案。我们应该知道,在仲裁申请的26.45亿元中,有6.08亿元是从宁德时代追回的。东方精工表示,如果宁德时代最终选择不加入“一揽子”解决方案,双方将单独谈判或继续通过司法程序解决。

由于“一揽子”解决方案涉及东方精工股东的利益,东方精工由深圳证券交易所发送《关注函》,东方精工如实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目前,根据各方提供的信息,《备忘录》尚未披露Puulaid未来的收购人或潜在受让人。

注:北京大学第一科技产业有限公司

北汽工业

来自Digai.com的消息称,东方精工和浦项制铁的前股东最近在“绩效薪酬纠纷”方面取得了新进展。

以20倍溢价收购普劳莱德,4年期近15亿元押注协议

起初,东方精工以近20倍的溢价从五名前股东手中收购了普鲁莱德。同时,东方精工与五家转让方签订了14.98亿元的4年期利润下注协议,扣除2016年至2019年的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亿元、3.25亿元、4.23亿元和5亿元。如果普劳莱德的业绩不达标,包括宁德时报和北汽福田在内的五名前股东需要对受让方方东方精工进行补偿。

绩效承诺期的前两年,受有利的新能源补贴政策和下游行业强劲需求的影响,普鲁莱德的经营状况稳步增强,东方精工的经营业绩也在蓬勃发展。然而,到2018年,Puulaid的运行条件直线下降。经东方精工聘请的会计师审计,普劳莱德在扣除非盈利后,2018年净亏损约2.17亿元。

东方精工强势收复26.45亿元。

东方精工认为,Puulaid在扣除2016年至2018年非洲之后的累计净利润约为3.77亿元,还没有达到赌博协议中承诺的9.98亿元。普劳莱德的原股东不同意东方精工提供的财务数据。双方在履行承诺上的分歧逐渐升级为争议和纠纷。

今年7月,东方精工向中国工商协会上海分会提出仲裁申请。根据《利润补偿协议》,浦项五名前股东需要对东方精工的业绩进行补偿,补偿金额约为26.45亿元。其中,北京大学应预付10.05亿元,宁德时代应支付6.08亿元,北汽工业应支付6.35亿元,北汽福田应支付2.64亿元,青海普仁应支付1.32亿元。

东方精工放弃2019年业绩承诺,宁德时代缺少“包”解决方案

然而,显而易见,作为业绩承诺方的五名原股东不会“顺从地提交”并支付高额报酬。

双方争议的焦点是2018年Puulaid原股东与Puulaid(原股东的关联方)之间的关联交易,以及Puulaid发生的大规模重大产品质量事故。所有这些都需要会计判断、确认和会计处理。此外,在每一个仲裁环节中,各方都可能提出异议、抗辩,甚至诉诸民事诉讼,导致仲裁案件旷日持久。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东方精工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毕竟,该公司2018年的财务报告已经成为既成事实。东方精工当年净亏损38.76亿元,同比下降近9倍。其中,Puulaid的利润损失导致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8.48亿元。此外,Puulaid 2019年的业绩承诺和前股东的业绩薪酬也难以实现。

在10月份,东方精工与4家原股东签署了 《备忘录》 和 《保密及免责协议》 ,并提出“一揽子”解决方案。当中最重要的是,东方精工计划出售普莱德全部股权,4家原股东需配合交易,完成股权交割。并且在一定条件下,东方精工放弃对普莱德原股东就2019年业绩不达标的追偿。

作为普莱德原股东、业绩承诺方之一的宁德时代并未签署 《备忘录》 加入“一揽子”解决方案。要知道东方精工在仲裁申请中的26.45亿元,有6.08亿元是向宁德时代追偿的。东方精工表示,如宁德时代最终选择不加入“一揽子”解决方案,则双方将另行协商或继续通过司法程序解决。

该“一揽子”解决方案由于涉及东方精工股东利益,东方精工被深交所发送了 《关注函》 ,东方精工如实回复了深交所的 《关注函》 。目前结合各方消息来看, 《备忘录》 并未透露普莱德未来的接盘方或潜在受让者。

附注:北大先行北大先行科技产业有限公司

北汽产业北京汽车集团产业投资有限公司

青海普仁青海普仁智能科技研发中心(有限合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普莱德

精工

宁德时代

股东

业绩

阅读 ()

http://www.lcgm2.cn



拉萨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hycxtech.cn 技术支持:拉萨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