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网
日期归档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部分地方财政局求人花钱官员称突击花钱存苦衷

基本预算怪胎:财政局“寻找人”花钱

地方财政官员抱怨年底的收支问题,称袭击和支出背后有项目调整和“年终结算”

《陈毅》杂志

在年底,索要钱不再是新闻。在一些基层政府中,出现了“寻找人民”花钱的奇迹。

李山(化名)是东部发达省份地级市财政局预算局局长。他谈到了地方预算的一些实施头。他为《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感叹:“我每天都问教育主管。钱。”

这是在预算刚性平衡约束下的扭曲案例。但是,在像shan山这样的地方财政官员看来,在喊钱方面有些困难。例如,政府采购过程要花几个月的时间,有些项目要到年底才能拨付;例如,政府担心年底将无法维持生计。因此,到年底,将支付一些已经由企业资助的建设项目。

即使在攻击资金中有一些意外的解决办法,其背后也是同样的纠结:需要改进预算机制。

解构100元的财政收入

在最近的一次财税会议上,李山和他财政局的几位官员发表了苦涩的讲话。

“为什么要为土地融资?”他分析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有人说这个地方是推高当地房价的罪魁祸首。实际上,当地人没有办法。”

例如,尽管地方政府的收入达到数百亿元,但只能支出其中的40%,相当于每100人民币的地方政府收入只有40元。

60元在哪里?中央政府拿了50元,省拿了10元。李山说,剩下的40元中,城市财政水平是20元,区县财政水平是10元,乡镇财政水平是10元。现实情况是,地方政府要承担教育,医疗,社会保障,城乡社区,农业,环境保护等公共领域的支出责任,即40元办事远远超过40元。

李山把这归因于不合理的财政体制,这主要反映在责任和支出的不匹配和不清楚的分配上。例如,许多跨境和跨地区项目应由中央或省级政府共享。例如,李山说,该地区位于长江下游。该省的上游地区大多处于劣势。该地区需要花费大量资金来净化水。最近,当地计划实施一个户外饮用水项目,但成本相当于当地当年的财政可支配收入。

“每个人不喝酒都不能吃喝。但是你做不到。人民没有水可以喝吗?这种跨区域跨流域的责任应该由中央和省级政府承担,但有两个没有这样做。”李山说。

在这些地区,这些基层“钱袋子”的“钱袋子”管家的支出在法律上有所增加。也就是说,应该“实现”各种民生职能的财政拨款。

扭曲的是,财务官员正在考虑如何筹集资金,同时又担心如何花钱。例如,教育《义务教育法》规定,国务院和各级地方政府用于义务教育的财政拨款的增长率应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的增长率。

但是,李山认为,某些发达地区不必追求如此刚性的增长。 “例如,我去年建立了一所学校。我想在今年建一所学校的基础上成长。在今年重建一所学校之后。他问,“如果我们继续在支出基础上增长,那我们应该如何处理财政状况?”

他透露,作为东部的发达地区,当地的教育设施和教师的薪水都很好,但现在他们想获得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100元,当地必须配备24元。现在,地方政府将可用财政资源的25%用于教育。

“我们要求教育主管每天花费这笔钱。这笔钱将被使用,无论教育部门是否用完。”李山说,除教育外,在农业,科学技术,计划生育,文化等方面,环境保护等领域也存在类似的增长要求。

他说,某些部门的利益误解了预算的公平性和正义性。在最终没有钱的地方没有钱可以花。

攻击金钱或意外解决

针对上述地方财政问题,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了解决方案。例如,为了建立一种使事务权力和支出责任相协调的制度,中央政府通过对地区和其他地区产生更大影响的公共服务转移支付来承担部分地方事务支出责任。在改进预算系统的管理方面,《决定》要求将清理法规的关键支出与财政收入或生产总值的增长联系在一起,并且通常不存在联系手段。

这些政策信号已经使基层财政官员看到了希望,但具体的实施效果仍需政策的支持。另一位地方财政官员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这涉及是否要修改部门法的问题,因为对其固定增长条款的修订影响了预算的一部分。

另一个现实问题是,在民生福利不断扩大的背景下,地方政府也应为预算腾出空间。上周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今年1月1日起,将企业退休人员的基本养老金水平提高10%。因此,地方财政部门将不得不调整新年度的预算。

调整顺势疗法预算是一回事,而滥用财政支出则是另一回事。最近,中央政府再次发布文件,以打击花钱。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务实节俭做好元旦春节期间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年终严禁各种名义花钱。 《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还要求提高预算执行的准确性,以防止突然支出和其他现象。

记者梳理了近年来的国家财政数据,发现自2009年以来,12月份全年国家财政支出的比重已从25.9%下降到16.6%。截至发稿时,尚未公布去年的财政数据,但根据此前11月份的支出和年度支出预算估算,这一比例也约为18%。

李山分析,这次袭击背后有些无奈。 “我们必须在同一年实现收支平衡。”他说,这导致他们在11月和12月获得了全年的财政收入,然后将钱花在执行支出项目上。

根据当前的《预算法》,地方政府可能不会准备赤字预算,而年度余额将直接上交。当地政府认为,花钱比带走要好。

除了考虑年底的财政收支平衡外,预算编制更为详尽,政府采购流程也是政府年底集中支付的原因。年底的许多盈余资金也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有关。

李山说,去年中央政府的一些财政转移支付只是减少了。这是一个发扬光大的地方,因为中央政府还从国际收支的角度进行一些财政支出。

李山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尽管政府在年底花了很多钱,但实际上这笔钱实际上已经花掉了。这也是因为在年初,政府担心由政府的财政收入引起的不确定的支出。因此,在安排大型项目时,将由开发公司提供资金,并在年底后确定余额。为了业务。 (第一财经日报)

http://m.lszyc.com.cn



拉萨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hycxtech.cn 技术支持:拉萨信息网 | 网站地图